回到顶部

    做站群赚钱吗


    摘要:2017年3月22日和23日,记者多次到黄龙县苹果生产管理局,都未能见到屈海成局长。可是在“工作人员去向牌”上,显示屈局长都是在岗的。也不知道屈局长是避而不见还是这“工作人员去向牌”根本就是个摆设。

      近期有陕西省延安市黄龙县的群众向本报反映,在他们三岔乡有村民将国家投资搭建的苹果园防雹网拆除了,立柱也从地里挖了出来。经过查询,黄龙县搭建的防雹网是中央财政现代农业生产发展资金苹果产业项目的内容。黄龙县在2014年和2015年都有该项目的实施,这两年防雹网实施了有2500亩,中央共投资在800万以上。为什么这样的惠农项目,在实施完后,会被农民自己拆除?是没有起到防雹的效果还是防雹网对果农的生产带来不好的影响?

      2017年3月22日和23日,记者多次到黄龙县苹果生产管理局,都未能见到屈海成局长。可是在“工作人员去向牌”上,显示屈局长都是在岗的。也不知道屈局长是避而不见还是这“工作人员去向牌”根本就是个摆设。  记者来到反映人说的三岔乡四条梁村。果农这样告诉记者:“防雹网搭成两年多了,我把网撤了。防雹网的网眼太大,冰雹小,起不到防雹的作用。我村里还有人正在地里挖,你到村北头地里就能看见。”记者到村北头,看到有人在地里正在挖搭防雹网的立柱。防雹网都已经被卸了下来,果园里横七竖八的倒着几根立柱。果农说:“防雹网是政府搭的,是前年搭的,每亩收费1000元,我们是第二批,第一批是每亩1400元。质量不行,去年政府还专门修补了一次,网烂的不行了,防不住冰雹。一刮风网子还往下塌,把树都压坏了。不弄了,别说让交钱,就是政府给钱也不弄了。我现在就在挖杆子,我们村好些家都挖了。”  记者又去了项目实施的界头庙乡界子河村和刘家塬村,村民告诉记者:“防雹网是去年搭的,搭建每亩收1000元。我也想过这到底该不该收,但是一想政府是给咱农民办好事,交点钱就交点吧。”在村委会,村干部告诉记者;“每亩收1000元,我把钱一收,然后给交到果业局去了。”  随后记者查阅了.财政部的《中央财政现代农业生产发展资金管理办法》没有一条提到可以从老百姓口袋里再收钱的规定。更何况在2014年,国务院就中央资金取消地方配套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地方配套都取消了,更何况向老百姓收钱。见不到黄黑豹站群破解版下载2,非凡的想象力“孩子呢?”龙县的“中央财政支持现代农业生产发展资金苹果产业项目实施方案”,记者找到了延安市其他县的《实施方案》,方案里明确有“支架系统(与防雹网相结合):……全部申请利用中央财政专项资金。”难道同属一个地市,其他县“全部申请利用中央财政专项资金”,而黄龙县就要靠收果农的钱才能完成此项目?2500亩的防雹网搭建,每亩收果农1000元,就是250万,不知道黄龙县苹果生产管理局把这部分资金收上来用到了何处。防雹网被果农以质量不好,网眼太大,不防冰雹,网坍塌下来,压了果树等原因拆除,作为此项目的实施主体的苹果生产管理局又该作何解释?

    转自http://bbs.tianya.cn/post-828-1439183-1.shtml

    分享
    上一篇:原江南水泥厂厂长卡尔·京特侄女来宁查阅当年档案
    下一篇:湖南华艺赫章新闻艺术品交易有限公司邮币卡惊天骗

WAP版|触屏版

版权所有

概况 | 关于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员工 | 邮箱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