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平原新闻网_平原县综合门户


    我是广西柳江县人,男,壮族,无党派,现任柳江县赫章新闻市场综合执法大队稽查员。广西民族学院政治与经济系政治学专业本科毕业,法学学士,1996年国家大学英语四级,2006年通过全国职称外语等级考试和全国专业技术人员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中级),2009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获a类《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职业资格证》,2011年3月通过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四级网络工程师)。1993年我参加高考以较高分录取广西民族学院政治系(国家任务统配生)学习政治学本科专业,学制四年。但因受打击迫害致精神病从1996年12月起两度休学耽误,至1999年6月毕业。2000年1月被分配到柳江县三都镇农经站工作,2003年2月被分流到三都镇龙兴村小任教,2003年3月调到柳江县洛满中学任教,2004年9月调到现单位柳江县赫章新闻市场稽查队任稽查员。2004年12月30日被确诊患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住院化疗3年,现缓解,所欠医疗借款2011年还清。1993年我考进广西民族学院后在政治系93政本1班学习,与黄月细(女)、危玉华、罗荣武、邓秋霖(女)、覃素媛(女)等为同班同学。刚入学时我任班团支部宣传委员(后任副书记),黄月细任班级学习委员(后任团支部宣传委员),危玉华任班团支部组织委员,罗荣武任副班长。大一学年度班级综合测评成绩为罗荣武第一,我第二。我从1994年开始被黄月细勾引,起初她频频抛媚眼给我,但我远在山东济南有一位信友使我并不寂寞,我不理睬黄。有一次班级外出郊游,黄月细主动拿一盒英语歌曲磁带给我,但有一个交换条件,即外出时要我陪她走一段路,我不答应她的条件。后来有一天上午最后一节课(行政管理课)下课后,我正准备骑自行车回宿舍吃午饭时,黄月细从后面笑着跑来叫我等她,我急忙上车跑,但刚起步车速较慢被她追上拉住并跳上我的自行车,我叫她下车(因为我没这样搭过女生,路很近她也没必要搭我的车),她笑嘻嘻不听,接着到学院图书馆旁路段时竟用胸脯紧紧贴压我的背部,触电式的感觉使我可以断定她不戴胸罩或者穿软性文胸,用如此下流的手段勾引,我还是第一次遇上,然而当时我深信她一定是爱上了我!我还把我的遭遇告诉了远方的信友,信友要我珍惜她的爱。由于我向来个性内向沉默和严肃认真,生平第一次受异性如此刺激,身心健康被她的系列行为严重影响损害,感情被她勾引上了。而她为勾搭本班另一男生危玉华,又推纵本班麻脸女生邓秋霖纠缠我,我不理会但没法摆脱。1995年我因工作积极和拾金不昧受同学冷嘲热讽刺激辞去了团支部副书记职务。同年有一次我回家并带罗荣武和覃素媛到柳州玩,上火车时不知黄月细竟带危玉华和邓秋霖买站台票跟我们上了火车,在火车上黄月细当着同学的面公然睡到我肩上,接着邓秋霖也睡到我另一边肩上,我红着脸受不了站起来和别人换了座位,覃素媛也红着脸责怪她们,毫不理会别人尴尬的黄月细回答:“这有什么呢1在柳州玩时黄月细又三番五次推纵邓秋霖跟着我缠着我,要我用自行车驮她,弄得我难为情生气了她才高兴。从柳州回来时覃素媛偷偷拿着一张照片给我看,竟是黄月细让危玉华搂着拍的照片!后来全班调座位时邓秋霖和别人换号坐到了我同桌,我和别人换座位但没有人跟我换,我预感到实在没法摆脱了。邓秋霖经常甚至在上课时也就学习上的问题请教我,开始我并不情愿答理特别是在课堂上,但邓秋霖告诉我上学年度班级综合测评成绩她排名最后,家庭环境又不好,她打算放弃学业不想读书时,我不能不同情和鼓励她,同时社会风气和学校教育思想庸俗化的双重压力使我的进步思想异常苦闷,我开始和邓秋霖交往谈心,看着她的成绩直线上升我心里也很高兴。然而她只想拴住我但并不真正理解我,在情感和理想上也无法沟通不能够起到支持我的作用,不久因口角分手不再交往。1996年6月我通过了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后来从罗荣武(已经是预备党员)口中得知系部可能有意要我留校工作,同时黄月细又开始向我抛媚眼,有意疏远刻意摆脱危玉华的追求,而用心亲近体贴我,使我上当旧情复生并放开感情去接近她,但却被她玩弄。我满头雾水,并多次追问她是否真对我有感情意思,她坚决否认对我有过感情,肯定地回答从来没有!我无法理解不能想象她的举止行为,强忍着一种羞辱和愤怒,我沉默着,想用无声去忘掉这一切。然而黄月细为了掩饰她的丑恶错误和维护她作为共产党员的“纯洁”,竟然还在班上公开嘲弄我,招致不少同学对我嘲笑攻击,严重伤害了我的人格尊严。我多次愤怒要求党组织开除她的党籍(已是预备党员的她还曾对我说过:只要自己活得高兴就行了,何必管社会怎么样……),但却遭到系党总支副书记周义文的嘲笑。我敢说,如果当时我能够预料落到今天的境地,她不可能活到今天,我也不会承受这么多的精神折磨,以致青年就白发苍苍,更致今天得了白血病!黄月细为保全自己,不惜以侮辱别人的人格,践踏别人的自尊为代价,客观上煽动了不明真相的同学奚落攻击我,以致后来搂过黄月细的色狼危玉华攻击我为“色狼”(其弟还带一个同学一起骑自行车到我身边以朝我一齐吐口水方式侮辱我),使我在精神和人格尊严上同时受到很大打击,加上班主任的指责、环境的影响,我的精神承受力已付出到了极限。在这种情况下,政治系党组织扶邪压正,吸收不合格的党员,却拒绝思想进步立志献身党的事业的先进分子入党,最后政治系学生党支部组织委员韦可春(本院系专科毕业生留校任教,一个流氓党员后升官广西民族大学纪委委员、人事处副处长)公然使用流氓手段打击我,强奸我意,把我打击成“最后一个”!如此颠倒黑白、颠倒是非、颠倒正误、颠倒美丑、颠倒进步与落后的行径直接导致我精神分裂。从来没有关心和过问,至今也无人向我了解情况,政治系党组织极端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使我的病情在恶劣环境中不断恶化,1996年12月我被迫休学。1997年10月我带着精神伤害忍辱负重复学,广西民族学院医院拒绝给我办理复学手续和学生公费医疗证,同时在学院、南宁书城等地周围听到各种流言刺激,有同学说我得夜游症,同宿舍的同学晚上还恶意在卫生间门口用木条拦阻设陷,我意识到环境已无法由我改变,难以正常学习,自然萌生了转学区外院校的念头,但已到大四年级,谈何容易!后我到自治区政府门前打电话给主席办公室找当时的区政府主席成克杰要求帮助联系转学事宜,但办公室人员推说主席很忙,叫我到区教委联系办理。11月23日(星期六)早上我到广西大学青工宿舍南楼在走廊上见到黄月细,询问有关医疗费问题(先前我要求她为我筹集8000元,她男朋友陆永能答应给1万元),被黄月细指使打手陆永能把我摔下楼梯,打伤我唇部(以至两天只能吃流体食物),打落打坏我的眼镜和高档收音机(收听外语台节目学英语用),两人又伙同指使广西大学保卫处和派出所人员(都没有着制服,其中1人姓名张宝)搜身,见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就问我以前是不是和黄月细谈过恋爱,我答没有。可笑的是他们翻开我的一本系法学研究会会员证,发现有一处涂改痕迹,就厉声责问我为什么有效期原写“三”年改成“四”年?我回答:“又不是我改的,你们去问我们系法学研究会吧”。见他们没有什么话可说,黄月细也走了,我说没事的话我要回去吃药了(我妹妹当天从柳州送药来南宁给我),没想到他们却把我拖走,并把我非法拘禁在一间狭窄的、堆着垃圾的黑牢房,嘲笑侮辱我说:“原来你是个人才,现在你是一个是狗才1见我暴怒如狂,又把我从牢房里拉出来,扯我的头发摔圈圈,把我摔倒在地,对我恣意拳打脚踢,我试图喊人救命以制止这种狂徒的非法暴行,但换来的是更凶残的殴打。我只能任由其残暴,终于我无法忍受这种屈辱,干脆说了一句:“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吧1终于我又被锁进牢房,直到傍晚也没人给我东西吃,没有一滴水喝,更不理睬我作为病人回去服药的请求(后来有一个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的学生也被锁进来)。受此打击折磨,人格尊严被彻底践踏,我病情复发加重,被迫再次休学,后被收进柳州东环医院强制治疗,休学手续只能由家人代办。1998年9月我再次复学,已不知黄月细去向,到城北区政府找原班主任李建珍问,答黄月细回家种田去了。1999年毕业前夕参加毕业双选会,政治与经济系(政治系已改名)和学院毕业分配办恶意降低我的综合测评等级(我在原班级毕业前夕综合测评分排本班前5名,而其中含黄月细在内等4名均评为广西区优秀毕业生),我被降到了实际上的最低等级--合格级,经批评责问后,学院毕办梁某才说这是学工处覃(殿益)处长的意思,并说我不可能评上优秀(而按15%的优秀名额指标我完全应该评为优秀),她给我涂改提高了一个等级(良好级)。毕业评定使我错失了一个择业良机,特殊的经历最终使我无法对口分配,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2000年1月我被分配到柳江县三都镇农经站工作,因工作分配不对口,不久我向学校提出改派申请,但学校不受理,向广西区分配办提出改派西藏工作的申请,也未如愿。2001年8月我在柳州市参加国家公务员录用考试,笔试成绩(246分)排全市前47名(柳州市仅市直城区机关机关就计划录用199人)。我填报了市政协文秘职位,但面试和专业测试后该职位并没有录用具有明显优势的我,而是录用了在专业测试中用手机作弊的农某,而且面试和专业测试成绩均拒绝向我公开,市政协秘书长封俊昌解释说:“分数仅仅是录用的一个参考因素而已。”市政协主席蒋纯基曾说过:“你们当中有的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先照顾年龄大的。”我为之不能不感到震惊:中国怎能不腐败?人治害人啊!滞后在2003年进行面试的柳江县公务员职位录用中,我填报柳江县政府办文秘职位(计划录用2人),我的笔试成绩高居全县第一,面试后总分居全县第二,但填报柳江县政府办文秘职位的考生中我的总分仍居第一,然而最后竟没有通过考核,向来就具备优秀政治思想道德品质的我还是不能录用(当时县长姚汉龙)。而听说当时县委书记张乔林的女儿原来找关系才能自费上大学,与我同年毕业一回来就安排进国税局,同事韦艾梅曾告诉我原柳江县三都镇政府干部韦加智当上副镇长后亲口说过自己当这个副镇长花去的钱都可以付一套商品房的首期款了,而我在三都工作时发现韦加智最爱巴结当时任三都镇党委副书记的覃思帅(张乔林的表亲),2008年稽查队案件曝光后,韦加智也来打击我,在我面前当众宣扬时任柳州市政协副主席张乔林的一句话:“张乔林就讲了,哪个要他上来哪个就会臭名远扬1我不能不绝望了,今天,又患上白血病的我中学以来当公务员的一生职业理想完全破灭了!多年以来,就我的遭遇我也曾多次向各级党政部门、公检法机关和有关单位反映和控诉,但都是无人理会。也许一个人的利益永远是渺小的,一个人的事永远是小事,但正义是按少数人或多数人来划分的吗?由此一个公民多年来受中共党员如此迫害而无法昭雪的遭遇,腐败横行,我看不出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何在!我也不屑于与那些打击我的流氓共产党员们同流合伍,虽然,没有人比我更忠诚于马克思主义及其理想和事业!胡学颂1997年控告至今如果您还没有红豆帐号,请点击注册后并到您的邮箱查收激活邮件激活帐号后才能使用论坛的某些功能。
    上一篇:大家小心这对骗子夫妻,真会玩,呵呵
    下一篇:河北滨海邮币卡市场与会员单位沆瀣一气行骗这么久

WAP版|触屏版

版权所有

概况 | 关于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员工 | 邮箱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